零售外汇交易将在欧洲被禁止?

上周,一家欧洲监管机构—比利时市场监管机构—禁止将某些场外衍生品经销给散户。这一举措在市场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也并非昙花一现。近日,泛欧洲监管机构欧洲市场管理局(ESMA)发出了另一项警告。在场外衍生品在美国的发展情势愈演愈烈的情况下,监管机构的雷达已将它牢牢锁定。

事实上,比利时监管机构采取的措施可能只是为逐渐禁止二元期权、现货外汇合约及差价合约的场外交易开了个头。鉴于许多客户向我们询问这种监管趋势下的行业走势,特书此文来阐述为什么我们认为监管机构的介入正是时候以及为什么这种监管趋势能帮助我们实现在服务独立场内交易商行为时所作出的结构性选择。

为什么场外散户交易不可取?

场外衍生品合约允许约定双方在遵循一定条款的条件下进行交易。它的好处在于只要约定双方达成共识,就可以交易任何商品。在资金与学识势均力敌的约定双方之间(如瑞士银行与高盛集团),就算他人会觉得监管机构都不一定能看懂双方所签条款背后的经济效益,它也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

如果为散户提供场外衍生品交易(即不满足“资金与学识势均力敌”的前提),场外衍生品就沦为大麻烦了。例如,一位散户经纪商会向一位新手散户交易者推荐以下条款:

1“欧元价格”为经纪商定义的“已发布(或已设定)价格”

2散户经纪商与散户交易者同意以经纪商设定的价格来处理差价

3经纪商将奖金期权设定为相关资本浮动的500倍,这将盈利(还有亏损)大幅提高!

 

Screen Shot 2016-08-23 at 12.50.37

至此,我们了解到:散户投资者输掉了一切。注:这不能全怪经纪商,毕竟不是他把这500:1的条款强加给交易者的,是贪婪与傲慢使然。在上述条款中,有两点需要特别指出:

1经纪商的业务模式一般是使亏损远小于盈利。

2经纪商设定相关资本的价格—如,在这场交易中,经纪商即是调解人,也是拿自己资产赌博的玩家。

并非所有的经纪商都会引诱自己的客户去做愚蠢的事情,但就拿上述贪婪的经纪商举例吧,他获得了那么多好处,是否应尽尽责任阻止客户自毁前程呢?

这也就是为什么比利时禁令不会是最后一个禁止场外衍生品散户交易的。仅仅十年之后,我们就迎来了以下好消息:

1监管机构终于介入了

2替代性方案存在已久(我们一直在提供!)

3我们再不会因为择正道却输市场而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了。

为什么场外衍生品的散户交易模式已过时?

如果你觉得这个问题很新颖,就请再想想。其实,每当一种新的投资机会出现时,这个问题就会浮出水面。

解决方案早已存在,即废除过去的交易模式(既定场外衍生品条款下双边交易),设立一个“市场”(通常指金融工具交易市场),并在这个市场内创建一个中央结算对手(CCP),通过交易某一单项标准化合同,以中间人的身份通过不具名的方式连接所有交易方。(点击此处以了解二者差异)。这一方案使得任何一方都无法在市场横行却不受制裁。

市场在一种情况下无法发挥正常作用:相关合约不标准。没有足够流动资本,市场就难以发挥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制定者比中央结算对手更适用。这就是为什么外汇散户交易催生了场外衍生品交易:虽然在10-15年前,即期外汇是最传统的资产,(1)在银行同业拆放市场中交易微型仓位是不可能的,(2)当时的散户市场也不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人参与。

时至今日,这些限制没有了。人们可以通过一个交易场所/交易所与高盛集团交易微型仓位。博彩公司成立了首个符合欧盟金融工具市场法规的多边交易平台—伦敦多资产交易所(LMAX),主要从事外汇交易与差价合约交易。我司成立早期时曾与伦敦多资产交易所合作,原因有两个:a.我们认为这是正确的选择;b.我们不想在监管机构介入时,毫无应对之力。

为什么比利时禁令现在和未来都不会影响Darwinex?

我们有意识地做了以下几件事:

1始终以交易者利益为己任,方式如下:

1 采用合适的业务模式:我们只是与客户交易的经纪商。如果客户亏损,我们也将一无所获。

2 运营一个允许交易者依法调整自己的货币战略的平台,帮助他们 的结构性需求过度杠杆化。

2提供独特的技术和工具,以达到以下目的:

1提醒交易者其战略所隐藏之风险(风险价值)

2市场风险加大或在交易者过度杠杆化发生时保护投资者

3通过采购实现记账外汇贸易

1 通过一个受监管的多边交易平台提供所有差价合约—我们的差价合约并非场外衍生品。

2 我们部分外汇流来自一个受监管的多边交易平台—我们部分的外汇流并非场外衍生品

上述内容也解释了我们为什么将提供期货交易—因为现在即使是最遵守法纪的外汇从业者也已沦为众矢之的。

我们之所以不从伦敦多资产交易所购买所有外汇流,有三个原因:1.在比利时禁令扩展至其他国家它之前,它会一直(未来也会)遭遇逆向选择;2.它不接受有限合伙人的last look交易模式;3.它接纳所有参与者(例如,不论赢家采取了何种策略,都不予以禁止),在毛点差方面历来缺乏竞争力(有限合伙人提供的点差更大,可在赢家被散户经纪商禁止交易后涌向伦敦多资产交易时保护自己不受影响)。

也就是说:在赌场中,同为赢家,被允许进入的比被禁止进入的胜算要低(且会持续走低!),而我们以场外衍生品为基础,从其他方获取部分外汇流的原因就是我们既要保持价格的竞争力,又需要一名后备供应商。有鉴于此,就算前述针对外汇交易的监管措施在整个欧洲(或世界)推行,我们也将继续为客户提供服务,但不会因未能降低客户的损失而遭受商业罚款。

换言之:请放心。一旦这项健康的监管措施全面推行,独立场内交易商和我们都能通过合作获取更多汇兑利益。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0 回复

发表评论

想要加入讨论?
欢迎自由加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